日本的二维码支付为何落后中国

徐静波 原创 | 2019-10-29 11:26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推荐
关键字:日本 二维码支付 

  欢迎各位来日本研修。各位都是中国的金融专家,也是政策的制定者,如何把控中国的电子支付的方向,避免一些风险,日本的一些做法,我觉得可以供大家参考。

  在讲课前,我想请我们男团员们做一件事情,请大家把钱包掏出来。

  好,现在看到,只有2位团员有钱包,其他人都只是带了信用卡和手机。

  在日本,许多人的口袋里有两个钱包,一个大的装纸币和信用卡,另外一个小的,装硬币。所以,在日本的百货公司里,卖皮夹子的柜台依然很火,而且日本人还发明出一种大钱包与小钱包融合的钱包,也就是在折叠式钱包的外层,加了一个小钱包的夹层,这样的话,出门就用不着带两个钱包。

  但是,许多讲究派头的男人,是很讨厌使用折叠式钱包的,他认为,这与西装革履很不相配。西装革履者,必须使用长方形的真皮钱包,并在钱包上刻上自己的罗马字姓名,这才显示出一种“酷”。

  我以上的这一段话,对于我们许多中国人,尤其是00后出生的人来说,很天方夜谭。因为,他们出生到长大,没有见过钱包是长怎样,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,或者女朋友,都没有送过钱包给他,自然他也不需要那种看上去像是上世纪陈腐的玩意儿。

  没有钱包,才是许多中国男人酷的一面,因为中国已经进入了电子支付的时代,“出门只需要手机”,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时尚。而日本还停留在数钢蹦儿的时代。但对于中国人来说,数钢蹦儿的时代是一个笑话的时代,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我时常回国出差,以前每次出差,总会带一把硬币回来。但是最近几年,在国内出差一个星期,很少动用纸币,也没有拿到过一枚硬币,全是“扫”,扫二维码——微信,或者支付宝。那怕去买一根油条,甚至买一块手表,也都是扫一下二维码就可以支付完毕。这份便捷,令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币,也无人问津,因为没人再对纸币感兴趣。同时中国人对于信用卡的兴趣也大为降低。

  中国的这一二维码支付手段,不仅给银行节约了大量的管理成本,譬如纸币可以少印,或者不印。可以让运钞车与押送员失业,可以让一部分门店关闭。最有趣的,还是让一项千百年的罪恶职业几近消失——扒手。

  我查了一份资料,全世界使用电子支付率最高的国家,是美国,几乎达到98%。而使用二维码支付的国家,最高的是中国,其次是韩国。

  二维码是日本人发明的。1994年,日本人原昌宏为了便于对汽车零部件的管理,发明了二维码。

  当时,原昌宏在世界最大的汽车零件公司电装(DENSO)的子公司担任技术负责人。那时工厂都是用传统条码输入资讯,但横向的条码一次只能写入20个字元,资讯量少,又难读取,员工经常抱怨扫条码很辛苦,因此原昌宏就决定研发一种方便使用的新式条码。

  原昌宏苦思了很久,突然灵机一动。从自己平时喜欢玩的围棋,联想到可以把密码设计成格子状,如此就能写入大量资讯。原昌宏还在二维码其中3个角落加上“回”字图案,这样一来,就算是角度不同或出现大量杂讯,都还是能很方便的读取资讯,不会弄错方向。原昌宏带领团队进行了两年的研究,终于将标签上的一维码升级成二维码,信息储量一下增加了250倍!

  二维码的发明者原昌宏先生

  原昌宏虽然发明了二维码,但是,他并没有看到它的生活应用场景,只是把它作为商品管理的一个识别系统,没有拿二维码去申请专利,虽然在1999年已经成为日本工业标准。2011年,凌空网创始人徐蔚申请注册了“二维码扫一扫专利”,几年时间内徐蔚相继拥有了中国、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的“采用条形码影像进行通信的方法、装置和移动终端”专利权。有资料说,2017年,徐蔚担任董事局主席的中国发码行公司,光是依靠海外专利授权就赚了至少7亿元。

  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有一个数据,说2016年中国人平均每天使用微信扫码就达10亿人次,使用支付宝扫码达到5亿人次。这就是说,每一年,中国人使用二维码的次数至少达5000亿次左右。假设当初原昌宏规定对每次扫码收取一分钱专利费,那么现在他每年光在中国就能赚上50亿元。

  2014年,在二维码发明20周年之际,欧洲专利局向原昌宏先生颁发了“欧洲发明大奖”,指出“二维码的社会价值和科技意义都同等伟大。”

  二维条码具有储存量大、保密性高、追踪性高、抗损性强、备援性大、成本便宜等特性,这些特性特别适用于表单、安全保密、追踪、证照、存货盘点、资料备援等方面。从2010年开始,国内二维码市场才开始迅速升温,各种应用软件层出不穷,最有代表性的,就是阿里巴巴推出了“支付宝”,而腾讯推出了“微信支付”,这两大二维码支付系统,几乎垄断了中国电子支付市场,令信用卡和借记卡几乎被人遗忘。

  《2018中国第三方支付数据发布》中显示,2018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190.5万亿元,而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(信用卡、借记卡等)的规模仅为29.1万亿元,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也只有0.49张。全国使用电子支付成年人比例为82%,农村地区使用电子支付成年人比例为72%,年增长率都在5个百分点以上。

  这说明什么?说明全中国有8成的人,平时付钱都是扫二维码。所以,使用二维码付钱,被称为中国的新发明,还是有道理的。因为老老少少如此普及,全世界估计也只有中国仅有。可以说,现在的孩子生下来,都不知道如何用钞票去买东西,在他们的印象中,付钱就是扫码,二维码就代表了钱,所以,他们是“扫码一代”。

  日本也是电子支付大国,但是就没有中国那样的二维码支付。

  有的朋友会说,不对啊,日本许多地方都可以使用支付宝和微信啊!这没有错,但是,日本人不用支付宝和微信,用的都是中国人。也就是说,包括日本在内的海外市场,只是中国国内二维码支付的海外延伸。

  为什么日本人不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呢?最基本的原因有两个:

  一个是日本政府和金融机构的抵制。他们有一个说法,说日本人如果使用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,那么,日本人的个人信息和消费习惯等数据,都会被中国拿去,这对日本国家和国民不利。因此,日本的金融机构都不愿意与支付宝和微信深度合作————我替你结帐可以,我还可以赚取手续费。但是我把日本国内的结算后台开放给你,那不行。

  二是中国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,限制了日本人的使用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必须绑定中国金融机构的银行卡,日本人没有中国的身份证,也没有中国的手机号,自然无法注册(除了极少部分在中国工作居住的日本人)。

  其实,除了这两大原因之外,日本社会抵制二维码支付,还有一个根本性的原因,就是为了维护个人金融信用体系。

  这个说来,有点话长。

  日本人开始拥有信用卡,普遍是从70年代开始。半个世纪以来,日本社会建立了十分完善的信用卡发放、信用评估和使用制度,并且日本也推出了代表性的信用卡JCB卡。

  拿我个人例子来说,我申请第一张信用卡,是在日本的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,申请到的只是一张普通卡,透支额度是10万日元(约6000元人民币),后来因为还款信用好,最高额度涨到了50万日元。6年后,才申请到一张金卡,最高额度涨到了100万日元(约6万元人民币)。拥有白金卡,是在使用信用卡15年之后,而且申请时要提供收入证明。我问了我们的日本人员工,是不是因为我是外国人,才让我爬楼梯?他们说,日本人也是一样,并不是因为你在银行里有多少存款,就可以给你发金卡或白金卡,而是看你这些年来的每月刷卡金额与还款信誉,还有每月的收入,因为白金卡的可使用额度,都是几百万日元(几十万元人民币)。

  所以,日本人拥有什么样的信用卡,与持卡人的个人金融信用是成正比的。而这个正比,对于信用卡公司来说,是最安全的风险管控。

  日本人为何会相信信用卡,而不相信二维码?因为他们认为,信用卡公司几乎都是银行主办的,银行会有很好的个人信息保护,因此信用卡也会做到个人信息的有效保护——除了遭黑客故意侵入。因此,半个世纪以来,日本社会建立起了很好的信用卡制度与信誉。而二维码支付大多数是企业主办,企业能否保证个人信息的安全?许多日本人是持怀疑态度。

  而我们中国恰恰相反,中国的信用卡时代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因为在信用卡机制还没有成熟的时候,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开始横扫中国大地,这种不需要信用评估,只需要个人充值的支付系统,使得“英雄不问出处”的豪气,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,中国的信用卡时代被抹杀了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抛弃了信用卡繁琐的信用评估机制,使得电子支付更为便捷,而且也很符合中国人的行为准则——怎么方便怎么来。

  但是,我们也必须看到,信用卡是一种建立在信用基础上的透支性支付,而二维码支付是一种充值型的支付,也就是说,信用卡支付不需要先存钱,而二维码支付是需要先存钱。信用卡是在你的额度之内可以不受限制的使用,二维码支付是则每天有一定的使用限额。同样属于“电子支付”的范畴,两者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。

  在我们中国,还有一个二维码支付问题,是日本人比较担忧的。因为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必须绑定个人身份证或实名制手机号码,因此,凡是使用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任何交易,都将记录在你的身份证个人信息名下,有人想看的话,你的行踪、购买商品、消费趣向、消费能力是一览无余。日本人认为,这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,因为日本有一部法律,叫《个人隐私保护法》。日本也向中国学习,要给每一位国民一个身份编号,建立全国统一的身份管理制度,让个人信息汇集到一处。但是,这一法律通过已经好几年,甚至地方政府都推出了奖励政策,鼓励国民去领“身份证”,但是绝大多数日本人拒绝领取,更是拒绝填写个人身份编号。

  所以,日本人办手机,还处于不需要个人身份编号,只需要驾照等个人身份证明与信用卡,就可以办的“原始状态”。如订日本国内机票,就不核实个人身份,因为日本航空公司有一个说法,说飞机安全不安全,主要取决于行李中或乘客身上有没有危险品,而不在于乘客是男是女,有没有犯罪前科。因此,日本搭乘国内客机如同搭乘公交车,是不查身份的,自然,在一个单位里,同事有事不能出差,把自己的机票交给其他人代替出差,也是常有的事所以,国情不同,使得电子支付的形式也不同,产生的社会问题和担忧也是不一同。凡事都是有所得,也必有所失。而日本人过于担忧“失”,于是在二维码支付这一问题上,一直裹脚不前。

  但是,问题也来了,2020年,日本要承办东京奥运会,预计会有4000多万外国人入境。2019年,单是中国大陆赴日旅游人数就会超过1000万人。这么多外国人的涌入,如何建立完善的电子支付环境,也是日本政府必须考虑的问题。同时,在电子支付这一领域,日本也不想成为落后国。于是,从去年开始,日本几家银行和移动电信公司,包括“7.11”便利店集团,都开始推出以各种“卡”(Pay)名义的手机支付业务。但是,即使采取了一些红包推销法,加入者也是寥寥无几。原因有三个:

  第一,这些Pay都不是充值卡,而是绑定信用卡,维护信用卡的信用体系。好处是信用卡有多少额度,它一次就可以使用多少钱。也就是说,是信用卡的一种支付形式的改变,本来需要用卡刷,现在绑定手机后,可以用手机刷。许多日本人因此认为,这跟刷信用卡没有什么两样,万一手机没电了,还用不了。万一手机被人偷了用了,那损失更大。所以,本来只有信用卡公司知道你在花钱,现在手机公司也知道你花了什么钱,个人信息很容易遭到泄漏,因此多数人表示对着新玩意儿没兴趣。

  第二,日本有一种交通卡,是全国通用。这一张交通卡既可以搭乘列车地铁和出租车,同时在全国多数的店里可以购物,十分的便捷。这张交通卡属于充值卡,一次最多可以充值2万日元(约1200元人民币),除了小孩子,日本人几乎是人手一张,因此一般性支付,有交通卡足矣。而且因为是充值,对于花销可以控制。

  第三,日本社会虽然物质充裕,整个社会过着平稳生活,但是对于金钱的观念还是相对保守,认为一张张数出去,比填一个数字付给人家,更容易培养严谨的金钱观。所以,许多人明明知道用信用卡或手机支付方便,但是,还是喜欢用现金,喜欢那一张张数出去时的沉甸甸的感觉。当然也有人不想留下一个电子购物记录,现金付完,干干净净。到目前为止,日本人使用移动支付的比例,还不到10%。

  2018年,北海道发生了一次较强地震,地震导致整个北海道地区停电。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现象,所有的信用卡、手机、交通卡支付全部无法使用,谁有现金,谁就可以吃到热呼呼的拉面。谁有现金,谁就可以先行搭船离开灾区。

  这一事例,让日本人感知到,无现金社会是一个可怕的社会,出门还是需要带现金。

  我个人有个体会,在微信朋友圈里发200元红包,是没有“是笔钱”的感觉的,甚至有一种玩游戏的快感。但是当自己掏出200元现金要付给人家时,这是有“钱”的感觉的。正因为如此,我在日本多数时候,也是喜欢支付现金。因为刷信用卡,总觉得下个月可以付,没啥问题,有时候还要装阔。但是,到月底拿到账单,往往会傻眼:“怎么会有这么多呢?”

  所以,无现金社会,自然有它的便捷性。但是,当一个人没有实实在在的金钱感觉的话,也是很可怕的。以前有信用卡破产,现在支付宝也搞出一个“花呗”贷款,虽然可以临时救急,但是在年轻人群中,也因此出现了“花呗破产族”。任何事,有利必有弊。

  讲课前,有团员问我:“在电子支付领域,日本比中国落后了多少年?”我说,论电子支付的话,日本比中国先进了至少30年。但是论二维码支付的话,日本比中国至少落后了10年,而且今后也不一定会赶超。所以,面对区块链时代的到来,中日两国在电子支付领域如何开展合作,还需要在座各位的智慧!

  谢谢大家!

个人简介
徐静波,祖籍浙江。曾是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中国大陆著作代理人。1992年赴日留学。曾给野村证券扫过厕所,12年后应邀在野村证券讲演了中国经济。2000年创办中文网站“日本新闻网”,赔得一塌糊涂。次年在东京创办日文版 。
每日关注 更多
赞助商广告
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